6月18日,中國校友會網發佈《2014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針對1952—2013年全國各省市自治區近3000名高考狀元的求學與職業等狀況展開最新追蹤調查及研究分析。報告顯示,在高考狀元志願選擇中,就讀經濟學、工商管理學等“賺錢”熱門專業的人數最多,而農學專業沒有一位狀元報考。
  老實說,狀元青睞“賺錢”專業,沒有什麼不好的。因為誰都知道,所謂的“賺錢”專業,多涉及社會最熱門、最搶手行業,不僅狀元青睞,每位高中生也都會青睞,每位就業者也都該眼熱、羡慕。畢竟,支撐或主導經濟社會發展的,非這些“賺錢”專業莫屬;青年人擁有“賺錢”專業的科班出身,才能與經濟社會發展“近距離”,或曰搶占了先機。所以,“賺錢”專業受高考狀元青睞,多成為高考狀元的囊中物,也算體現了經世致用,一切情有可原。
  當然,這一情形,或可被我們詰責為社會商業氣息太濃,甚至包括大學在內,都顯得心氣浮躁,沒文化、沒內涵。但僅僅停留於“詰責”,其實沒有任何意義。起碼,若要求得改觀,需要首先從這些“賺錢”專業的教育教學本身入手,即專業雖有“賺錢”的身份標識,但完全可以融入人文性的核質,賦予這些“賺錢”專業的學子們以強大的人格精神向度,確保給經濟社會以健康的、科學的、可持續的引領,而不是無眼光、無擔當,僅僅滿足於自己及家庭發大財。
  一個發展中國家,或許是出於經濟上升過程中思路思維的蕪雜無序,或許是囿於既有傳統理念的扼制束縛,在給教育、給青少年發展路徑的設置上,難免不盡科學合理,以致彎路多多、遺憾多多,甚或碰壁、墜崖,但也不宜對此顧慮重重,畏首畏尾。發展中的問題只能放到發展中解決,事關教育、事關青少年的問題,也該放手讓教育、讓青少年尋找正確的答案。總之,出路總該有。
  再退一步說,上述教育現象並不單單是教育本身的問題,往往是社會總體問題的一方面反映。狀元重“賺錢”而輕農學,誰敢說不是因為城鄉發展上的斷裂或割裂,不是工業、商業與農業的不協調?目前社會技能型人才稀缺,而職業教育難興,恐怕也與此同出一轍。其最突出的表現,當是農村青年不願留守農業農村,導致農業農村發展滯後,這才是最令人憂慮的。
  而當農學專業變成“賺錢”專業,其前提一定是科技水平的突飛猛進,一定是農村產業結構的跨越式升級,是諸如北大生賣豬肉、開荒種地之類現象司空見慣。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qk64qkhx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