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2月20日電(記者 華春雨、黃小希、徐磑)國務院日前決定,向社會公開國務院各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專家認為,這是中央政府首次“曬”出權力清單、亮出“權力家底”,更是推動政府職能轉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重大舉措。
  摸清底數,鎖定改革目標
  對於普通公眾而言,“權力”一詞雖然熟悉,但又很抽象。專家表示,其實,行政審批就是政府部門權力的直接體現,而此次國務院各部門公開這個目錄,就是要把中央政府的權力以清單的形式向社會公開,在陽光下“曬一曬”。
  “公開權力清單是建立陽光政府的重要步驟,讓權力真正在陽光下運行。”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董克用說,亮出“清單”,就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讓公眾知道政府的權力邊界。
  此外,明確的權力清單也使推進多年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進一步摸清了底數,進而鎖定改革的目標。
  專家表示,長久以來,在行政審批制度改革過程中存在“家底不清”的問題,簡政放權常常是這邊減、那邊增,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甚至變成“數字游戲”。
  “例如有的審批項目本來是不存在的,有的審批項目從來就沒有人申請過,有的項目又存在多部門交叉,這些情況都會造成審批項目總數的模糊不清。”董克用說。
  此次國務院印發的通知要求各部門在門戶網站公開本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同時強調,各部門不得在公佈的清單外實施其他行政審批,不得對已經取消和下放的審批項目以其他名目搞變相審批,堅決杜絕隨意新設、邊減邊增、明減暗增等問題。
  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負責人去年10月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形成中央政府行政審批事項目錄,鎖定改革的目標,讓全社會監督,這是推進整個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工作的起點。
  開門搞改革,進一步推動簡政放權
  在公開權力清單的同時,國務院印發的通知還要求各部門要“認真收集並研究清單公開後各方面提出的意見”“進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
  專家表示,改革進入深水期後,容易改的已經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頭”,在這個階段,就要集合各方智慧,精簡出真正需要審批的項默而向社會亮出“權力家底”就是開門搞改革,是對改革的深化。
  “公開不是最終目的,公開是為了讓百姓、企事業單位進行反饋,這些項目該不該由政府審批,以及如何才能讓審批更加便捷高效。”董克用說,“公開,也有利於防止部門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不肯‘割肉’。”
  打開教育部官方網站,在首頁就能找到《關於公開教育部行政審批事項目錄的公告》。對於公告附件中所列的“高等學校教授評審權審批”,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大學教授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職稱評定應當是學校辦學自主權的一部分,教授評審應當由高校自主,因為不同的學校對教授的評定標準不同。”這位教授認為,這並不符合當下的改革方向,這樣的審批事項是否需要改革,就應該徵集各方意見。
  權力清單將成制度
  實際上,隨著改革的推進,“曬”出權力清單的將不僅僅是中央政府部門。
  李克強總理日前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專題研討班上作報告時指出,要“逐步建立各級政府的權力清單制度”。
  浙江省宣佈今年起將全面推行政府權力清單制度,安徽省試點實施省級政府機關行政職權清理試點改革,並要求試點單位曬出“權力運行圖”。此外,一些地方和部門已經在向“負面清單”管理方向邁進。
  專家表示,建立各級政府的權力清單制度,實際是要求政府轉變職能,處理好與市場、社會的關係,激發市場活力,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基礎性作用,這是“深化改革”在政府管理體制方面的真正落實。
  “從源頭上減少審批環節、降低審批門檻、激發市場活力,讓能做的人都能夠有參與的渠道和可能,這實際是對政府管理效能、公共服務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董克用說,這不僅要提高事前審批的效率,更要求在事中、事後監管中採取行之有效的辦法。
  同時,專家表示,要保證改革的成果鎖得住、不反彈,下一步還要健全政府職責體系。
  南開大學副校長朱光磊教授表示,所謂構建政府職責體系,就是一個層級一個層級、一個部門一個部門、一項一項把政府的行政審批、提供公共服務方面的職責和監管方面的職責等一一理清楚,分解到位,立法確認。
  朱光磊表示,各級政府都應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做該做的,放不該做的,最終形成符合中國國情和現代政府發展規律的政府職責體系。  (原標題:中央政府首次“曬”出權力清單 亮出“家底”)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qk64qkhx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